追蹤
Yi Chi Fang Shiun
關於部落格
文學創作教育生活攝影圖片
  • 884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命中的鵝卵石

生命中的鵝卵石 徐倩如 老師 一、題目 說明:1.請抄題。文言白話不拘,需加新式標點    2.不得以詩歌或書信體寫作 違者不予計分    3.文長不限   在一次時間管理的課程中,教授在桌子上放了一個裝水的瓶子,然後從桌子下面拿出幾個可以從瓶口放進去的鵝卵石,當教授把石頭放完之後,問學生說:「你們說這個瓶子是不是滿的?」   「是!」所有的學生異口同聲的說。   「真的嗎?」教授笑著問。然後從桌底下拿出一袋小石頭,把碎石頭倒進瓶子,搖一搖,再加一些,又問學生:「現在你們再告訴我,瓶子滿了嗎?」   這回學生不敢回的太快了。隔了好一會兒,有位同學小聲的說:「也許沒有滿……」   「很好!」教授說完,又從桌子下拿出一袋細沙,慢慢倒進瓶子裡,一直倒到瓶子口。然後又問學生:「現在你們再告訴我,瓶子滿了嗎?」   「沒有滿!」全班同學學乖了,這次大家很有信心的回答。   「好極了。」教授讚美同學的表現,同時又從桌子下拿出一大杯水,把水倒進看起來已經被鵝卵石、碎石子、細沙填滿的瓶子裡。   做完之後,教授抬起頭來,一本正經的問:「我們從這些事情上得到什麼重要的功課?」   班上一陣沉默,好久才有一位自以為聰明的同學回答說:「教授,我想……無論我們多麼忙,行程排的多滿,如果逼一下,還是可以幾出一些時間來多作一些事的。」這位同學回答後很得意,心想這畢竟是「時間管理」的課啊!!   教授點了點頭,微笑說:「答的不錯,但這並不是我想告訴你們的重要訊息。」   教授用眼睛掃視全班,慢慢地說:「瓶子的空間就這麼多,如果你們不將大的鵝卵石先放進瓶子裡,也許以後永遠也沒有機會放進去了。各位有沒有想過,什麼是你們心目中的鵝卵石?」(摘自商業周刊/信淮南作品) ※ 讀完前述文章,請以「生命中的鵝卵石」為題,書寫你的觀點、感想。文長不限。 二、同學佳作 三年敬班 吳貞儀   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身旁快速奔走的人們,總會讓自己心生感慨,不解的問自己:「我在別人眼中是否也一樣像個無感人,像個為了現實而盲目生活的人?」可惜我看不到他人的心,要不然我真想知道,別人的心中到底隱藏了什麼?有沒有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有沒有生命中的一種絕對?   人是從小朋友變成青年,青年變成中年,中年變成老年,是人格的漸漸養成,在我的周圍充滿了愛、關懷,當然也有不好的,但不論這些外營力如何造就我的地表,是侵蝕、還是堆積,其實都已經不重要,真正的地層早就定形,它像杯充滿冰塊與氣泡的可樂,活力的奔騰在深紅色的液體間;它像是格陵蘭島上的微生物,穩定的遊走在冰寒的世界。個性是定值,還未找到的那個定值,那大大的鵝卵石在!它存在!但我還沒找到,只能相信──它,存在。   老實說,有一堆問號存在我的心中,述生命、述大道理,總覺得自己沒資格,我生命中的鵝卵石其實就是一顆大大的好奇心、想像力,在生活間尋覓、穿梭,立志看見所有的世界。 三年敬班 李盈瑩   在我有限的生命當中,那最重要的鵝卵石即是孝順我的母親這件事了,不論是在我忙於唸書、衝刺的當下,抑或是汲汲於營利的未來,我母親的一切都是我視為那瓶中最先置入的鵝卵石。   在讀過了許許多多有關於希望能使父母或親人享受人生美好,但卻在作者奮鬥努力之時即離開人世的的故事。那種「風欲靜而樹不止」的悲傷感慨時常圍繞在我的心頭。母親為我付出了她黃金般的歲月,她滿腔的關懷與母愛,長大成人的我,亦將我未來的人生規劃之中,將,「母親」列入那最重要的第一項,無論是與母親話家常,或是分享她的快樂與悲傷,更甚者,她的生活起居,都將是我人生計劃表中的一、二、三名。   或許有些人認為,自己的理想,心願才足夠資格成為那瓶中的大石頭,但我卻認為那大石頭不該只是個人的,它應是由那些幫助你最多,一直支持你的人事物一同放入的。我將來的理想與志願,是由我自己去決定而成的,但支持我,鼓勵我去達成的,,卻是我的母親。未來的我會如何,還是項未知數,但以母親為重的首要想法,早已成為我心目中的大石頭了。   孝順母親聽起來似乎很偉大,但相較於母親獨力撫養子女又微不足道了,在短暫的數十載當中,母親就佔據了我的二分之一,而我則擁有了她的全部,在地匠剩不多的年華之中,留下愉悅而不遺憾的句號,這是我生命中的鵝卵石,在有限空間中,必須最先置入的。 三年敬班 何佩珊   同樣的一個瓶子,先放了鵝卵石,還可以塞下許多的碎石、沙子、水。但是改變了順序,先放進碎石,沙子後,鵝卵石就再也進不去了。而人就像那瓶子一樣,其實大家的本質都差不多,但是每個人不同的選擇,就會影響每個人不同的命運。而鵝卵石,就代表著我們最重要的選擇。錯失了機會,生命終究留下了缺憾。   什麼是我生命中的鵝卵石呢?是教育,學校的教育。從小學開始,就放入了第一顆鵝卵石。這一顆,就以充實了我基本的內在。我不再一推即倒,對於各項學科、與人相處的道理,我都有了基礎的認識。接著就可以再投下第二顆鵝卵石了,也就是國中教育。在這段期間我將小學所學又更深一層了解。我的瓶身立的更穩,抗外物的能力也更強了。不再隨風吹、水流而走。不會再聽到別人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再來我還會投下第三顆、第四顆鵝卵石,接受高中、大學的教育。這樣一來瓶子也差不多滿了。而我也擁有了活在這世上、生活在社會中基本的要件。這樣一來,我也就可以輕鬆的繼續投入碎石、沙子,一直吸收其他的知識。   當然,我並非在說沒有受教育的人一定會有悲慘的命運。但我可以肯定,他們的路一定會比別人辛苦。試著想一想,一個只用細沙來累積的瓶子,和先投入鵝卵石的瓶子,誰能夠先接近飽和呢?我知道有許多的中輟生,選擇用勞力去累積經驗、在工作中學習。但是那不但辛苦,學習到的還是很不完全的東西,而且除此之外,他們可能什麼都不懂。等到想後悔的時候,最好的機會也失去了。想重來,不可能。想補救,可以,但勢必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所以,我認為我生命中的鵝卵石就是教育。我已投入三顆,並且在投入的期間也持續的放入沙子。我相信,等我穩穩投入第四顆的時候,我也已經成功一半了。只要不停的努力下去,我的人生就不會有缺陷。我更相信具備了充足的條件,充實的我,未來或許會有點波濤起伏,但最後一定能夠很順利的擁有幸福的人生。 三年敬班林佳瑋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在一個有限的生命裡,最重要的是找出一個長遠而可及的目標,剩下的,就是如何完成而已。若將生命比喻成瓶子,那如何將瓶子填滿,就如同一份生涯規劃,全看個人。   我比很多人都幸運,我在國中時找到了我的人生目標。我想當一個外交官,最大的野心是在有關日本的機關工作,於是我在瓶子裡放進了幾個鵝卵石,稍微大了點,佔去瓶子的一半以上,學習自我時間管理。我也懂想要走上這條路必須要龐大的學費、雜費,並不是光有理想目標就行的,所以我又放了一些小一點的鵝卵石,代表我不會因為莽撞地低頭猛衝而拖累我的家人,我也能懂得創造收入。最後,當然還在創到一個幸福的家庭,就跟我的父母親一樣,將自己的孩子養育成人,並投注所有的心力來愛這個孩子,及愛這個家。   童話故事或者古老的神話中,總是有些人想尋求長生不死。但就我看來,無限的生命卻漫無目的,到不如在有限的生命中轟轟烈烈的找尋自我,追求自我!所謂「有志者事竟成」,雖然是一句老掉牙的俗套,但是一旦我們找到瓶子中該填進怎麼樣的鵝卵石,那「夢想」總有一天會不再是「夢想」,而是臥在手中累累的果實。 佚名   把酒當歌,人生幾何?人的一生能有多長;一甲子?一百年?生命就像是一場和時間的賽跑,只是人好像永遠跑不贏;看似緩慢的時間,一眨眼,人們又落後它一大段的距離了。   時間它就是這麼快,時間它就只有這麼多,於是,貪心的人們努力地塞呀塞,只求沙漏瓶裡能多裝幾粒沙。不過事有輕重緩急,總有些事毫不考慮的就被填在記事本上;對我而言,那就是與家人相聚的時光。   從小到大,每一天都是一樣的二十四個小時,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能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卻也越來越少,下課之後,忙著補習,忙著寫作業,忙啊忙,都是忙自己的事,好像連和家人一起坐下來吃頓飯的時間都沒有。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特別的體會;直到有一天,我在深夜會到家,發現迎接我的是關了燈的客廳,和臥房裡傳來的陣陣打鼾聲。一切,都變得很不一樣,我才驚覺,在我生命的那個瓶子裡,我好像都一直忘了放些什麼,而那個被我遺忘,是最大,最重要的鵝卵石。它不是我想放時就能擺進的細沙,它是有時間的限制的。和家人相處的時光,能多少?能有多久?不論是歡笑、淚水、喜怒哀樂交織而成的是別人無法取待的回憶,這就是我心目中的鵝卵石。   每個人心目中一定都有不同的鵝卵石,或許有人找到,有人卻還在摸索;不過,當你找到心中的那個鵝卵石,生命的路一定會走得更加順暢、堅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