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Yi Chi Fang Shiun
關於部落格
文學創作教育生活攝影圖片
  • 8851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作文貴在以小見大

作文貴在以小見大   唐代杜牧《赤壁》:“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這是一首詠史詩,借出土文物“折戟”和吳國“二喬”來展現三國時期的政治風雲變幻,抒發的是對國家興亡的感慨,真可謂大內容、大主題、大感慨。但這首詩卻是通過“小物”“小事”來表現這些大的方面的。前兩句由一個小小的文物——“折戟”,聯想到漢末分裂動蕩的年代,聯想到赤壁大戰中的英雄人物,可以說是“一粒沙裏見世界”。三、四句把“二喬”不曾被捉這件小事與東吳霸業、三國鼎立的大主題聯係起來,寫得具體可感,有情味、有風韻,真可謂“半瓣花上說人情”。這種以小見大的寫法是非常值得我們在作文時借鑒的。   筆者認為,根據“小”的內涵的不同,以小見大的寫法大致有下列幾種:   首先,以小事見大   這一類的文章往往通過敘寫生活中的一件小小的極其平常的事情闡述一個大的事理。   臺灣著名女作家張曉風的《買橘子的兩種方法》就是以小事見大的一篇典範之作。這篇文章取材於生活小事——買橘子:“我買的每一個橘子都帶梗帶葉。而且,我又專愛挑葉子極多的那種來買”,而公公買的卻是光禿禿的一點枝葉都沒有的那一種。“我”比較看重橘子的觀賞價值,而公公看重的是橘子的食用價值。“我”沒有自以為是地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公公,而是在說明自己選擇連枝帶葉的橘子的理由後,又入情入理地分析了公公選擇光禿禿的橘子的心理原因。他選沒有梗葉的橘子買,是因為梗葉這些東西佔重量,買三斤帶梗葉的橘子等於少買了一個橘子,劃不來。公公這樣做、這樣想,自有其道理。因為“公公那一代卻是從貧窮邊緣掙紮出來的,對他來說,如果避開枝葉就可以為家人爭取到多一枚的橘子,實在是開心之極的事。他把這‘買橘秘笈’傳授給我,其實是好意地示我以持家之道。公公平日待人其實很寬厚,他在小處扣省,也無非是守著傳統的節儉美德”。正是基於這些原因,“我”沒有把自己買的非常滿意的橘子拿出來給公公看,而是“悄悄地把自己買的帶葉桶柑拎進了自己的臥房”。“我”的舉動,“我”的寬容,來自善解人意,然而善解人意則是由於“我”善於換位思考。正如“我”所言,“我對他也對”,真理往往不止一個。這就生發出一個“大”的意旨:為人應善解人意,換位思考,應該有寬廣豁達的胸襟氣度,這樣才能建立和諧的人際關係。   其次,以小物見大   太史公司馬遷在《史記•屈原賈生列傳》中評價屈原的《離騷》“其稱文小而其指極大”,意思是,就其文字描寫來看,不過尋常事物,但是它的旨趣卻是極大的。   劉燕敏的《一棵核桃樹》(《讀者》2004年第5期)中寫道:“菜地荒了,籬笆沒了,門前就多出一棵樹。孩子4歲時,去了一次鄉下,回來問我:‘媽媽,爺爺院子裏有一棵棗樹,我們家的這一棵也是棗樹吧?’……我還真不知它是棵什麼樹。”農校的一位朋友“審視了一會兒,說:‘這是一棵李子樹,一看葉子就知道。’”。寒來暑往,它開花了,適逢爺爺從鄉下來,對著被我們叫了三年的李子樹,十分肯定地說:“傻孩子,李子樹什麼樣子,我能不知道嗎?你們家的這一棵是櫻桃樹。”直至深秋的一天,拆遷丈量的畫線員說:“這是誰家的核桃樹”“你看看那上面,明明掛著一顆核桃。”“這棵樹多次被我們張冠李戴,最後是它用一枚小小的果子,向我們證實了它的真實身份。”文章結尾處,作者由物及人,以核桃樹這一“小物”見出大道理:“有時我想……作為一個人,你必須奉獻出自己的果實,否則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會真正認識你。”   史鐵生的《我與地壇(節選)》(蘇教版高中語文必修二)第五段寫園中蜂兒、螞蟻、瓢蟲、蟬等小昆蟲都按自己的方式生存著、活動著,正是這些小動物向人們展現出繽紛的生命世界,無言地訴說著生命的美麗。這使“我”意識到:不管怎樣微弱纖細的生命都有它自身的價值,都有屬於它的歡樂、悲傷及情趣,這是任何其他生命都無法替代的。最終,“我”從這些小生靈身上找到了答案:雖然殘疾,但不能一味消極地想到死,而應豁達地面對死亡,以平靜的心態看待死亡,進而獲得頑強活下去的信心。   以上兩例,作者均能由一個小小的物,寫到人和人生,寫到對生命的感悟,真可謂物小而旨大。   第三,以小人物見大   這裏的“小人物”是指在社會上不出名、沒有影響的人。以小人物見大,即以生活中平凡的小人物為敘寫對象,通過塑造小人物的形象,揭示其閃光的性格層面,彰顯其偉大的人格,折射出底層人民的光芒,喻人以大道理,動人以大感情,從而起到激勵、感化讀者的大作用。   榮獲1932年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作家高爾斯•華綏的《品質》(蘇教版高中語文必修三)中的靴匠格斯拉,“他本人有點兒像皮革製成的人”,“他所做的靴子非常經穿,一時穿不壞的——他好像把靴子本質縫到靴子裏去了”。他雖然很窮困,但他恪守職業道德,他一生中只做一件事,也就是製作靴子。他用最好的皮革,不惜時間,不讓別人插手,廢寢忘食,不預收工錢,“經常斷炊”。他把做靴子這件事做到盡善盡美,寧肯餓死也不願降低靴子的質量。他認為他是最懂得靴子的人,可是顧客要的是時髦,這些最終導致他生意下滑,直到餓死。他身上表現出了底層勞動者的誠實敬業和高尚的勞動道德。作者通過這個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形象,揭示出了深刻的大主題:小說以工業壟斷對手工業作坊的衝擊為背景,客觀地描寫了手工業者的生存危機,讚揚了靴匠格斯拉恪守職業道德,寧可餓死也不肯偷工減料的高尚品質,表現了對底層勞動者的尊重;同時作者借這個形象,揭露了工業革命、市場競爭帶來的商業誠信危機。   美國作家歐•亨利在他的《最後的常春藤葉》(蘇教版高中語文必修二)中塑造了老畫家貝爾曼這個小人物形象。他性格暴躁,酗酒成性,牢騷滿腹,鬱鬱不得志。當他得知瓊珊的病情和“白癡般的想法”後,“諷刺地咆哮了一陣子”,這凸顯出他的善良。為挽回瓊珊的生命,老人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冒雨踉踉蹌蹌地爬到離地面二十來英尺的墻上,顫抖著調拌黃色和綠色,施展他的藝術才能,畫出最後一片常春藤的葉子,卻因此得了肺炎而去世。他崇高的愛心、自我犧牲的精神由此得到了體現。作者借這個小人物歌頌了“窮苦朋友相濡以沫的珍貴友情和普通人的美好心靈”。   第四,以小細節見大   細節是對人物、環境的某一局部的具體描繪,或是對情節發展中某一細微過程的形象展示。“寫一個人物,就要仔細描寫出這個人物的形象、性格、精神狀態……這一切,都必須用細節來顯示。”(夏衍《給一位青年作者的信》)寫作比較短小的文章,一個細節就能成為一篇文章的主幹;一個精彩的細節,也能成為揭示文章主題的關鍵。   丁海珍在《一笑》(《中學生作文大參考》,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這篇文章中,於一瞬間敏銳地捕捉住了“燦爛的微笑”這個細節,並以其作為文章的主幹,富有詩意地對其進行了描寫。文章以看到一期封面有一幅題為“微笑的花”的畫和附有胡適小詩《一笑》的《讀者》為切入點,由小詩的觸動引起了“我與微笑的一段緣”的回憶:初三畢業前,“我”與幾位同學去一所師範類專科學校面試。在“我”準備進行最後舞蹈測試時,心情非常緊張,“手心漸漸滲出了汗”。“我”前面一位參加測試的考生,步伐輕盈,動作優雅,但在跳到高潮時突然摔倒了。她的失敗令“我”惴惴不安,“可是當我們在練功房門口擦肩而過的一剎那,她抬頭給了我一個燦爛的微笑,鼻翼微皺,嘴角稍稍上揚,沒有絲毫怯懦與沮喪的微笑。這笑是如此純美……我已不再緊張壓抑卻充滿了信心和力量。我邊唱邊跳,歌聲與舞步是如此地和諧,而展現在我眼前的始終是一個燦爛、純美的微笑”。後來“我”以很高的分數接到了這所學校的合格證,“我笑了,為那個微笑而笑了”,“那個微笑一直留在我心裏”。行文至此,作者對這一細節進行了升華:微笑,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是再簡單不過的了,但我們身邊的人卻可以從中得到安慰和鼓勵。把你的燦爛微笑散發到周圍,讓微笑去告訴身邊的朋友:“我只想在你的理想和希望中,為你增添一份鼓勵;我只想在你的生活出現疲憊和失意的時候,能給你一點力量和希冀。”本文以“燦爛的微笑”這一細節作為主幹,並通過這一小小細節揭示出了一個大的主題:至真、至善、至美的微笑能消除人的疲憊和失意,能給人以力量和希冀。   巴爾紮克曾說過,成功的作品“就是用最小的面積驚人地集中了最大量的思想”。從小事、小物、小人物、小細節著筆,往往能寫出“用最小的面積”驚人地揭示出大主題的文章來。這正如宗白華在他的《美學散步》(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蘇教版選修教材《實用閱讀》)中寫到的那樣:“藝術的表現正在於一鱗一爪具有象徵力量,使全體宛然存在,不削弱全體豐滿的內容,把它們概括在一鱗一爪裏。提高了,集中了,一粒沙裏看見一個世界。 以小見大著經典 作者:周立雄 時間:2007-12-25 16:06:45 來源:會員原創 人氣: 273   魯迅先生是一代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可寫可歌的事蹟很多,但《一面》卻僅選取作者與他的一面之緣來寫:先寫作者與魯迅一面之交的起因,因為離接班還有半個鐘頭,外面又下雨,所以到內山書店去躲一躲雨;繼寫內山的熱情接待和作者買書缺錢的困窘,為魯迅的出場作好了鋪墊;接著重點記敍作者與魯迅短暫而激動人心的會面,這裏既有外貌描寫,又有語言動作的描寫,展現出魯迅對進步青年的熱切關懷,構成文章的主體;最後議論,寫這“一面”之交對作者的巨大鼓舞和影響。這是非常典型的以小見大的寫法。   以小見大是記敍文、敍事散文常用的寫法,它是從大處著眼,從小處入手,寫小的事情,表現大的主題。這種手法,往往借助於具體、平凡的小事小物,或生動的細節描寫,加上適當的議論、抒情,來表現人物的本質,或表達深刻的道理,反映紛繁複雜的社會生活本質。   《一面》的以小見大除以上所說的體現在僅寫“一面”之交這件生活小事外,還體現在作者善用細節描寫來突出人物的外貌特徵和表現人物的精神品質。文中三處集中對魯迅肖像進行細節描寫。第一處,作者先描寫他的“笑聲”――“忽然一陣大笑,像孩子一樣的天真”,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突出表現了魯迅爽朗、天真、毫無掩飾的性格。接著描寫魯迅身在暗處不甚明晰的肖像――“瘦瘦的、五十上下”、服飾――“穿一件牙黃的長衫”、動作――“嘴裏咬著一枝煙嘴”,寥寥幾筆細節描寫,把人物的外貌特徵全勾勒了出來。第二處,就在“我”買書陷入心理矛盾時,魯迅第二次“出現”了,作者再次對他的肖像進行細節描寫。由於這次他“咬著煙嘴走了出來”,與“我”的距離拉近了,因此也就看得真切些,細節描寫時不僅突出表現了魯迅的外貌特徵,“面孔黃裏帶白,瘦得教人擔心,好像大病新愈的人”,“頭髮約莫一寸長,顯然好久沒剪了”、“直豎著”,“鬍鬚很打眼,好像濃墨寫的隸體‘一’字”;而且透過外貌看到了魯迅的精神世界,“精神很好,沒有一點頹唐的樣子”,鬍子也“精神抖擻地直豎著”(明寫鬍子,暗示魯迅的精神面貌)。第三處,寫“我”認出了他。此處由於“我”與魯迅近在咫尺,看得更為真切,連他的煙嘴的顏色、長衫的顏色和質地也看得清清楚楚,細節描寫也就更為逼真、傳神,表達了作者對魯迅便宜賣書、贈書的驚異和激動。   在對魯迅肖像進行細節描寫時,有六個特寫鏡頭描寫其“瘦”:1.只能模糊辨出坐在南首的是一個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國人;2.他的面孔黃裏帶白,瘦得教人擔心;3.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遞給我,小袖管包在腕子上;4.我很驚異地望著他:黃裏帶白的臉,瘦得教人擔心;5.我又仔細地看他的臉――瘦!6.我費力地掏出那塊帶著體溫的銀元,放在他的手裏――他的手多瘦啊!   三處集中對魯迅肖像進行細節描寫,六次特寫其“瘦”,突出表現了魯迅置健康於不顧,忘我工作,把全部生命都獻給了革命事業的偉大精神。   《一面》之所以能從眾多的懷念魯迅的文章中脫穎而出成為經典課文,我想,這恐怕與它採用以小見大的手法,寫得情真意切、容易打動人分不開吧。(發於《新課程報•語文導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